2016年11月30日星期三

OPPO、vivo為何逆襲?這過程足以說明一切



根據10月28日IDC發佈的數據顯示,2016年第三季度OPPO和vivo在中國市場的出貨量分別達到了2010萬和1920萬,出貨量分別佔到20.1%和19.2%,首次成為中國市場前兩名。

  從增長曲線看,OPPO和vivo增長率是驚人的106%和101%,華為穩中有升但還是被OPPO、vivo超越,蘋果與小米則遭遇滑鐵盧。

  即使在商業上取得了巨大成功,OPPO和vivo卻一直被扣上「高價低配」的帽子。但你沒有想到的是,或許正是所謂的「高價低配」才讓OPPO和vivo力壓華為,登上了國產手機第一的寶座。
  為什麼是OPPO和vivo
  在最近的公開場合,OPPO多次提到自己的企業文化——「本分」,這是一家悶聲賺大錢的公司。在產品和打法上面vivo跟OPPO很像,因為這兩家兄弟公司背後都有一個共同的大老闆——步步高段永平。
  之所以要說到這位人物,是因為OPPO和vivo線下渠道的強大跟他有著直接傳承關係。早在小霸王學習機的時代,28歲的段廠長就敢在央視投40萬打廣告,那時候一家電子廠年營收也就百萬級別。然而兩年後的1995年,小霸王電子產值超十億。
  出走創立步步高,段永平再度以8012.3456萬元拿下97年央視標王。時隔多年段永平早已退居幕後,步步高視聽電子成了OPPO,步步高通訊電子成了vivo,正是這兩家同門不同宗的兄弟公司共同成為2016年國產智能手機的最大贏家。
  所以為什麼是OPPO和vivo,因為他們的前輩早已用相同的套路賺得盆滿缽滿。即使在今天的互聯網經濟下,線下渠道的打法依然被事實證明行之有效。
  憑什麼被叫做「廠妹機」
  可能是由於冠名綜藝節目以及找韓國歐巴小鮮肉代言的關係,OPPO和vivo一直以來被叫做「廠妹機」。然而這一切或許只是電子愛好者「直男癌」的表現。
  曾經在某海淘網站工作的時候,有幸參觀過若干美妝頻道女同事家裡的化妝台。我當時的震驚程度可以用下圖很好地說明:

  請問你知道上面這些瓶瓶罐罐都是用來幹什麼的嗎?人每個月臉上都能抹出來一部iPhone你知道不知道?
  所以,在消費這件事上,只不過是「術業有專攻」罷了,廠商實際上並沒有做錯什麼。你懂得多當然可以不買,別人懂得少也不會覺得買虧了。就算是作為數碼編輯的我,買台冰箱我也分不清到底哪個好,問家電頻道的同事倒是能說出個一二三來,但是我也聽不懂啊!
  如果覺得OPPO和vivo是「廠妹機」,最多說明你是個手機發燒友而已。真正買OPPO和vivo的人也不能說人家有多傻,只是性價比這個詞可能她聽過但不明白是什麼意思。
  真的就是「高價低配」嗎
  真的。從客觀物理世界去看,高通驍龍625的芯片賣2799元就是「高價低配」,特別是在小米Note 2這種貼著成本價賣的手機面前。
  對於「高價低配」,雷軍在接受《中國企業家》採訪時是這麼說的:「我覺得他們今年很成功的核心原因,是三四五線城市的換機潮,還有信息不對稱,因為越往一二線,信息越透明,(在三四五線城市)大家不知道里面的東西到底值多少錢,還可以有別的可選擇。」

  在「高價低配」卻大獲成功的背後,是「利用信息不對稱賺錢」的道德批判。但能經受道德審判的事物往往並不違反法律,在商業利益上就更沒有任何可以指責的地方了。
  其實我們都被「信息不對稱」消費過。比方說你給女朋友買口紅當作生日禮物,可能很難分清YSL那些色號,還是要靠導購小姐給你推薦。
  哦如果你沒有女朋友的話,咱們再舉一個老媽的例子。所有人都知道超市的生鮮要比路邊攤上的貴,但你知道貴在哪兒嗎?我媽能看一眼就分清哪些是土雞蛋哪些是家養的,這不就跟你一眼就能判定什麼是「高性價比」什麼是「高價低配」一個道理嘛?況且吃到你嘴裡可能並沒有覺得土雞蛋就更有味道,所以OPPO和vivo的用戶也不會覺得R9或者x7就沒蘋果三星好用。這樣看來,在一些人眼裡的「高價低配」在另一些人眼裡則並非如此。
  誰才是真正的目標用戶
  「藍瘦,香菇,你才說不會出這種話。」
  生活在一線城市的搬磚白領,實際上並不是典型的互聯網用戶,我們當然也不會說出失戀小哥那種話。相反那些生活在二三四線城市的數碼小白,才是真正的主流人群。他們不是那些吃相難看的意見領袖,但卻是最能影響流行風向的那一大批人。類似「歷害了我的哥」「藍瘦香菇」等網絡熱詞,也是最先由這部分人發起傳播。
  一家成熟且有心眼兒的企業,應該去觀察這些人的行為習慣,研究他們的需求,最後賺他們的錢。OPPO深入人心的廣告詞「充電五分鐘 通話兩小時」、鋪天蓋地的綜藝節目冠名、動不動就簽個國民老公,在你看來「沒把錢花在產品正道上」的行為,對三四線群眾來說則非常奏效。
  再者說,對於購買行為,性價比並不是唯一的評判標準。有的人買iPhone為了效率,有的人則為了裝逼;有的老闆買8848就是為了告訴別人我有錢;有的網紅買美圖手機可能是買不起卡西歐。每個人的購買驅動力不同,錘子T1用戶還能單純地去為情懷買單呢不是?
  就算是蘋果的喬布斯,除了產品經理的身份之外,實際上更多的是一位營銷天才。iPhone靠產品體驗征服世界,OPPO和vivo靠傳統渠道贏得了用戶,道不同不相為謀,卻也不妨礙商業成功路上的殊途同歸。
  無法拒絕的導購大姐姐
  我曾經親身去公主墳感受過OPPO專櫃導購大姐姐的熱情解說,跟旁邊迪信通小哥無腦的「我們給你免費貼膜」不同,OPPO的導購明顯受過統一的專業培訓。一台手機也不僅只有處理器,外觀和功能性的部分才是用戶進店之後直觀感受到的第一印象。
  除了會熱情地介紹手機之外,每一位導購的微信裡都添加了所有跟她這兒買過手機的顧客。如果你在用機過程中有什麼疑難雜症,直接通過微信就有專人給你解決。相信這是大多數手機廠商售後渠道都做不到的事情。另外線下還意味著現貨,以及觸手可及的售後服務。
  這還是一線城市北京三環內的情況,廣大的三四五線城市用戶更需要這樣接地氣兒的服務。根據不完全數據統計,全中國有超過30萬家門店櫃檯在售賣OPPO和vivo的手機。
  相比雷軍的小米之家佈局和余承東的華為千縣計畫,藍綠大廠的線下渠道已然是根深蒂固。而且,在表面上的線下渠道背後,還有不為人知的深度分銷模式。
  難以置信的線下「控場能力」
  OPPO和vivo不是第一天就下沉到四五六七八線城市的。早在BBK時代做學習機的時候,段永平就非常重視傳統渠道,並願意在傳統媒體上砸錢,很多渠道經銷商都是合作了十幾年的老夥伴。這些老夥伴甚至持有OPPO和vivo的股份,幾乎可以看作是子公司一般的存在。
  老梁(此處為化名)是來自四線城市山西臨汾中國移動市場部經理,曾跟OPPO和vivo的渠道商有過深度合作關係。在他眼裡,那些店裡的OPPO和vivo促銷員,實際上可以說就是他們的下派員工。
  藍綠大廠在線下所做的事情,並不是簡單地給導購很高的提成,然後讓她們忽悠顧客買買買。而是採用深度分銷的方式,直接派銷售員去把整個手機店承包了。只要手機店拿一定數量的貨,廠家就會派銷售員到店裡去。這有效地控制了串貨行為,從而成為強有力的控價手段。自家人總不會砸自己牌子對不對?
  一位中年男性顧客走進一家手機店,他當然不知道眼前的小美女是OPPO的還是蘋果三星的,保不齊還以為是老闆娘呢。哪成想老闆娘竟然是OPPO和vivo派來的「間諜」,不推薦你買自家的R9X7,難道讓你買華為小米啊?
  更進一步,OPPO和vivo已經在從「派人進駐手機店」向「承包手機店」過度。店主只需要提供門面和財務,剩下的渠道、進貨、銷售、售後全部由OPPO和vivo負責,當然手機店也得變成藍綠專賣店。聽老梁科普完,我都想回去開一家OPPO專賣店當甩手掌櫃了。
  OPPO和vivo的末日危機
  能把線下渠道做到「承包手機店」的地步,OPPO和vivo很難不成功。小米魅族華為想複製這種模式,基本辦不到而且也為時已晚。
  在互聯網營銷+性價比策略走到頭的2016年,OPPO和vivo依靠線下渠道爆發並不是偶然。不過就算沒有國產手機第一的結果,他們也會沿著曾經步步高時代的老路走下去。但是這條路還能走多久呢?
  只要線下購物場景不消失、只要還存在大量的小白用戶、只要中國城市資源分佈不平等,這條路就一直走得通。但這並不意味著沒有末日危機來臨的那一天,諾基亞和摩托羅拉當年也同樣擁有強大的渠道銷售能力(當然那個時代還沒有線上概念),但今天一個被微軟坑出了智能手機市場、一個被聯想收購不復當年之勇。
  所以如果沒有過硬的產品以及順應時代潮流的意識,OPPO和vivo難說會不會成為下一個諾基亞和摩托羅拉。隨著我國人民群眾姿勢水平的提高、互聯網對信息不對成的消除、以及三四線城市資源回流,更透明化的電商渠道必然會對線下實體店再度衝擊。這樣的「悲劇」已經在PC行業上演過一次,智能手機也不會例外。
  總結:你以為的「高價低配」就是你以為的
  曾經採訪OPPO陳永明他說過這樣一句話:「真正的圍棋高手,是你圍你的地盤,我圍我的地盤,我們可能沒有任何廝殺,高下已見。」作為電子產品消費者,或許我們只不過是被圍起來的棋子而已。黑棋看不起藍綠棋,也並不能說明黑棋有多厲害,更何況反觀藍綠棋還佔著更大的棋盤呢。
  就像我這篇文章一樣,也是寫給那些懂手機但看不起藍綠大廠的讀者看的,對於買了OPPO和vivo的消費者,不過也是滿紙荒唐言罷了。■

2016年11月23日星期三

外媒:OPPO和vivo在中國市場是如何打敗蘋果的

網易科技訊11月23日消息,據彭博社報導,兩年前OPPO和vivo還無法進入中國智能手機市場前五名,現在他們將蘋果擠到一邊成為最熱銷的品牌,這要感謝像程小寧(Cheng Xiaoning)這樣的人。她在偏遠小鎮MiaoXia開了一家電子商店,利用微信宣傳給返點最多的品牌,生意非常紅火。
在OPPO和vivo上,她每部手機最少能賺40元,最多如高端手機可以賺200元。她表示:「我很喜歡向客戶推薦OPPO R9,生意很好,從來沒這麼好過。」她和成千上萬其他有同樣想法的人組成了OPPO和vivo挑戰蘋果和三星的先鋒隊。OPPO和vivo通過與中國偏遠省份主要的銷售商合作,突然顛覆了行業秩序並擠走了以前當地喜歡的品牌小米。
第三季度OPPO和vivo佔了中國智能手機市場的1/3,而iPhone市場份額只有7%,為三年來最低。OPPO和vivo都是隱形億萬富豪段永平的產業,都採用了類似的戰略,包括利用農村客戶的消費力而遠離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他們不選擇電商而是找銷量佔當地智能手機3/4的實體店。而蘋果不願將零售業務出讓給當地代理商,因為這些店有時還對在店內展示和張貼海報的品牌收費。
IDC在北京的分析師金迪表示:「OPPO和vivo願意與當地零售商分享利潤,他們建立了非常積極和忠誠的全國銷售網絡。」雖然這些公司拒絕透露補貼計畫的詳情,但該分析師估計,過去1年裡兩家公司花費最多,「他們做的事情不同,他們做本地營銷」。多年來,蘋果和三星靠中國推動增長,2015財年蘋果來自中國的收入達到約為590億美元,比2年前增長一倍多。
最高時大中國區佔蘋果營收的30%,蘋果與小米曾領先市場。去年在一次財報分析會上,蘋果CEO蒂姆‧庫克稱,即使中國經濟開始放慢,蘋果也要投資「數十年」。接著中國經濟放慢了,監管也嚴厲了。政府介入阻止iTunes電影和iBook,結束了蘋果在中國的增長。但也許決定性因素是本土物美價廉的智能手機佔據優勢。
OPPO和vivo的增長主要來自小品牌的下降,但如果他們進一步打入高端市場,蘋果將需要找到辦法。一些人認為,2017年推出10週年版iPhone可能會帶來答案。CounterPoint Research主管尼爾‧沙赫寫到:「要吸引日益成熟的中國用戶,蘋果需要拿出尖端的技術。」他稱,OPPO和vivo可利用這段時間鞏固地位。
IDC稱,OPPO和vivo第三季度銷售了約4000萬部手機,佔中國市場的34%。而2012年時他們才佔2.5%。iPhone下降超過1/3至820萬部,不到vivo的一半。原先領先的三星只佔5%。隨著中國市場的下降,庫克開始加強與政策制定者的聯繫。今年他多次訪問中國,推出了在北京和深圳設立研發中心的計畫,向Uber競爭對手滴滴出行投資10億美元。
庫克在最新的財報會議上表示,依然對本季度恢復增長有信心。對此三星拒絕評論,蘋果未回應評論要求。
不清楚蘋果將如何奪回失地。原先試圖進入中低端市場,推出iPhone5c和se,都因為本地用戶不願要而失敗。蘋果沒有像本土公司一樣建立活躍的在線社交圈,價格競爭也降低了行業利潤率。OPPO和vivo的手機有高端配置,價格卻只有對手的一半不到,如iPhone 7s起價5388元,而OPPO R9 plus只要2999元,而且還是6英吋屏幕金屬機身。
vivo高端手機Xplay6價格為4498元,也低於蘋果。諮詢公司Canalys亞太研究主管尼科爾‧彭表示:「兩家公司都在營銷上投入巨資。」她稱,OPPO和vivo牢牢抓住了200-500元手機市場,「他們的線下渠道戰略取得成效」。OPPO和vivo的幕後老闆段永平從賣DVD播放機、電話機和遊戲機起家,vivo的母公司步步高在1999年重組,分拆了業務。段永平後來與同事托尼‧陳和其他人創辦了廣東OPPO電子公司。
自從2001年移居美國後,段永平一直很低調,偶爾也會露面。2006年他曾花62.01萬美元與巴菲特共進午餐。OPPO在2011年首次推出智能手機,當時手機還有黑莓一樣的鍵盤。同年步步高建立了vivo。現在vivo以攝像頭好而自居,OPPO關注快速充電和電池續航。但他們的離線戰略類似:發動數萬的私人店老闆。截止6月OPPO通過24萬傢俬人店銷售,賣vivo手機的店有一半數量。
OPPO沒有透露銷售數字,但稱90%的手機在線下銷售。小米通過快速在線促銷獲得國際名聲,但成功集中在富裕的城市,在農村不怎麼樣。通過培育實體網絡,OPPO和vivo短期內建立了難以複製的平台。而蘋果在中國只有不到40家店,多數在大城市。中國消費者特別是不富裕的小城市用戶看重在當地解決麻煩,售後支持本身就是強大的營銷工具。
目前OPPO和vivo並不關注成為最有價值公司,他們的高管稱將堅持已有戰略,同時研究擴大智能手機用處的方法。OPPO副總裁艾倫‧吳稱:「我們必須在快速變化的市場裡保持清醒頭腦。我們要做的是埋頭苦幹,做正確的事情。」vivo副總裁倪旭東表示:「攝像頭和音樂是我們未來關注點,我們看到客戶對這方面有更高期待。」(木秀林)

2016年11月22日星期二

YouTube 上最好看的節目,Casey Neistat 的每日視頻播客(daily vlog),在持續了 604 天之後,正式停更了




Casey介紹自己是電影製作人和 YouTube 視頻作者,他的 YouTube 頻道上訂閱者當中的大部分人都知道他是一名每日視頻博主 (daily vlogger)。
在最近的 18 個月的時間裡,Casey 上傳了近 600 期製作精良的每日視頻播客,風趣幽默的風格,電動滑板,無人機鏡頭、幾乎從不摘下的雷朋 Wayfarer 墨鏡、他的兒子 Owen、女兒 Francine 和妻子 Candice,成為了他在播客裡的標誌。他在播客裡記錄自己的每天多姿多彩的生活,和朋友一起滑滑板、花了十幾期的時間重新佈置自己的工作室(如果你是個整理愛好者,一定要看看他的工作室)、每週固定節目拆掉所有粉絲和朋友寄來的禮物參加奧斯卡頒獎晚會、評測從手錶手機全景相機無人機等各種產品,以及票價 21000 美元的超豪華客機頭等艙一晚 18000 美元的奢華酒店套房
但可惜的是,隨著節目的停更,很多粉絲都將失去關注自己偶像每天動向的機會。
Casey 1981 年出生於美國康涅狄格州,從小就討厭學習,熱愛一切和影視相關的東西,很小的時候父母給他買了一台手持錄像機和 iMac 電腦。1996 年他的女友未婚產子,Casey 也從高中離職,和兒子 Owen 一直居住在拖車公園裡。
20 歲時,Neistat 決定放棄自己在老家的生活,前往紐約追求成為一名電影人的夢想。2001 年,他和哥哥 Van 開始圍繞藝術家 Tom Sachs 拍攝了幾部文藝電影,二人還成立了一個小公司 Neistat Brothers。
Casey Neistat 和他的第一台攝像機
Casey Neistat 和他的第一台攝像機
2003 年,Casey 靠自己製作的兩分半短片《iPod 的骯髒秘密》(牆內鏈接)一舉成名。拍攝這部片子的初衷是 Casey 的 iPod 充不進去電,給蘋果打電話客服 Ryan 卻告訴他「換電池的成本太高了,還不如買個新的」。Casey 把這個傲慢的回覆錄音放在片頭,配以 NWA 的嘻哈金曲「Express Yourself」,和 Van 一起在紐約大街小巷找到所有他們能找到的 iPod 廣告,噴上了「iPod 的電池不可替換且只能堅持 18 個月」 的字樣,並在片尾宣佈這是一項「公共服務計畫」。
ipod-stencil
《iPod 的骯髒秘密》在 2003 年 9 月 20 日上傳到網絡上,並很快獲得了主流電視和雜誌媒體的報導。《華盛頓郵報》評價該片為一次「絕妙的反叛」(wonderful renegade)。
當時 YouTube 還沒有誕生,但 Casey 透過這次已經意識到,創意性的短視頻內容最適合的傳播途徑應該是互聯網。後來在「公共服務計畫」的系列下,Neistat Brother 還製作了不少頗有意義的視頻,比如,Casey 因為沒在自行車道上騎車被紐約警察開了罰單,於是自己騎著自行車在自行車道上一次又一次地撞擊路障摔到地上,來抨擊紐約市自行車道被佔用的問題,甚至有一次直接撞到了一輛停在自行車道上的警車,險些因襲警被逮捕;
casey-bike
他還跟《紐約時報》合作拍攝了一期視頻,解釋紐約前市長布隆伯格提出的碳酸飲料禁令:
soda-ban-casey
這也是 Casey 所有視頻當中的主要風格:用一種看上去無所謂的態度去演繹視頻的主題,不在意違反法律、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脅,當然絲毫不介意為了拍到想要的鏡頭損失設備值多少錢(最近兩年他至少換了十幾台相機和無人機)——幸運的是,至少每次 Casey 自己都能毫髮無損。
就這樣在紐約生活了 15 年,Casey 慢慢開始發現,自己在線下給自己或給別人當製片人、導演,偶爾給大品牌接廣告,線上每隔十天半個月發個小視頻,這樣下去雖然能維持自己的生計,也小有成就感,但總覺得自己還可以更勤奮一點。
Casey 在鹽湖上拍攝梅塞德斯‧奔馳廣告
Casey 在鹽湖上拍攝梅塞德斯‧奔馳廣告
於是他決定,在自己導演、製片工作室總監、投資人和創業公司 CEO 的日常工作之外,每天都必須製作並在 YouTube 上傳一部視頻以督促自己,用超量的工作來激發自己的創作欲。2015 年 3 月 24 日開始,Casey 在他的 YouTube 頻道上宣佈,開啟自己的每日視頻播客計畫。
這個長達 18 個月的每日視頻播客計畫,不僅沒有對 Casey 的其他工作造成負面影響,反而為他帶來了一個又一個新的里程碑。截至今天,他的 YouTube 頻道里有接近 580 萬訂閱者,其中 500 萬是在他開始上傳每日視頻播客之後訂閱的,光這些播客就給頻道帶來了超過 10 億次觀看。
也正如他對自己期待的,在這 18 個月的接近 600 期視頻裡,Casey 突破了自己以前的天花板,嘗試了新的拍攝手法和主題,
當然,Casey 最受歡迎的每日視頻播客,肯定還是那些能夠凸顯他的反叛性格和絕妙創意的視頻,比如今年年初,紐約被號稱史上最強的大暴雪刷成銀白,而 Casey 動用無人機、汽車和自拍桿,多機位展示自己怎樣把紐約變成滑雪場。這部視頻獲得了高達 1500 萬個訂閱,在之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就為他的頻道帶來了幾十萬的新增訂閱。
casey-snowboard
Casey 的很多視頻,儘管看起來很隨意,製作的也稱不上精緻,卻總是能在上傳當天觀看量破百萬——也即「病毒傳播」(went viral)。Casey 不認為自己有什麼特別的技巧,但毫無疑問的是,早在 YouTube、Vine、Snapchat、Instagram、Periscope 等任何一個網絡視頻平台誕生之前,製作適合在網上播放和傳播的視頻對他來說就已經是家常便飯了。
在製作每日視頻播客的這段時間裡,也不能說他的生活沒有收到影響。他需要在每天的凌晨 4 點起床,用自己的 MacBook Pro 和 Final Cut X 開始剪輯前一天的素材,兩三個小時完成製作並上傳然後開始新的一天,去上班(工作室,以及自己創立的短視頻公司 Beme)。在這一天裡,無論是工作,去找模特朋友 Karlie Kloss 聊天,帶女兒 Francine 遛彎,還是去幾條街外買健康飲料,亦或是踩著電動滑板去哈德遜河畔散心,幾乎每一件事情都要帶著相機記錄下,也就是自己的一隻手需要抓著相機(他的相機三腳架和麥克風組合亦已成為 YouTube 視頻博主的標配)。更別提他還經常背著兩台相機和一架無人機,因為即便是一個「進門」的動作,他都要在門外、門裡和空中拍攝三個鏡頭。這樣做讓他的視頻顯得更精緻,增強了戲劇性,但負面效應是顯著增加了工作量——這也是他強迫自己維持創意的一種手段。
casey-camera-set
一天下來,視頻素材往往高達好幾十 GB,分佈在好幾張 SD 卡里。Casey 一般不熬夜,因為第二天早上 4 點他還要起床重複同樣的動作。
日復一日,即便是再繁瑣的流程也變得不那麼有挑戰,到了後期,Casey 甚至沒法清楚地記得每一期的期數。「每一天起床之後的我都在想,今天應該做些什麼才能拍出最有意思的視頻。曾經的我每天都像屁股著了火一樣,」Casey 在最後一期播客裡講道,「但大約半年前,我開始發現這件事變簡單了:我發現了一種套路,它讓我的這些視頻沒那麼挑戰了。現在我的這些視頻就變成純粹的每天都做了些什麼去了哪裡吃了什麼,當初定下的挑戰換成了簡單的東西,而且這些簡單的東西,又被我在 YouTube 上獲得的巨大成功所放大。」
casey-feature
「現在,我知道該怎麼玩,玩的很輕鬆,在 YouTube 上還特別成功,廣告收入也很高,訂閱每天都在漲。但我不喜歡這樣,讓我感覺不到自豪。成功不是走到這裡就停住,成功是不斷地成功,」Casey 說,「用《人猿泰山》舉例,我在叢林的這一邊,成功在另一邊,到達的途徑是抓住一根藤蔓悠過去,然後不斷地抓住新的藤蔓。然而,這些每日視頻播客現在對我來說就是一根舒服的藤曼,只有鬆開它,才能抓住下一根。我必須要放棄現在的成功,才能明白接下來我需要什麼。
壞消息是,迄今為止地球上最好看的每日視頻播客,今天就要告一段落了。好消息是:首先,Casey 並不會放棄製作視頻,更不會放棄 YouTube,他依然會常規性地更新視頻,更精良,創意性更高,相應的製作週期會更久;其次,那 600 期視頻仍在他的頻道里不會消失,它們依舊是 YouTube,乃至於整個互聯網上最好看的視頻節目,通過這些視頻,你會見到許多新鮮的科技產品,隨 Casey 領略地球上最有趣的地方,看他怎樣策劃一次又一次 awesome 到爆的「病毒傳播」事件,以及認識所有這些視頻背後的那個創意大師——Casey Neistat 本人。

2016年11月17日星期四

外媒:當前大疆正把無人機做成一個平台

 
Inspire 2无人机   凤凰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16日消息,外媒发表文章称,大疆在6周内快节奏地发布了4款无人机,目前在美国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份额超过50%。与此同时,大疆的对手纷纷遇阻,要么退出消费级无人机市场,要么召回新发布的无人机。大疆的主导地位已经使得该公司的无人机硬件成为了一个平台,软件公司的产品需要与大疆无人机兼容。更恐怖的是,大疆发布了那么多新产品,竞争对手基本上就是自己。   以下是文章全文:   两年前,我与一位资深风险投资人聊天时,谈到了他在无人机行业所做的一笔投资。他对我说,无人机硬件将很快实现商业化,无人机行业的真正价值将被软件开发商吸取,后者开发的平台能够供许多制造商使用。   如果考虑到无人机市场的发展轨迹可能会像Android智能机一样,这一推测是合理的。在目前的Android智能机市场,十几家制造商使用一个核心操作系统,为了那一点利润拼得你死我活。作为Android系统开发商,谷歌则利用庞大的装机量进行创收。   大疆把无人机做成平台   然而,如今无人机市场的格局更像是智能机市场的另外一面:苹果在智能机硬件上建立了一个帝国。现在,"无人机行业的苹果"就是中国大疆创新科技。   大疆目前在美国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份额超过50%,他们在美国的最大竞争对手都纷纷倒下。大疆的这一主导地位已经使得其硬件成为了一个平台,任何一家主要无人机软件提供商都会寻求将他们的产品与大疆移动应用、软件开发包(SDK)相整合。   大疆发布的新产品数量令人感到惊讶。大疆在周二发布了新款"悟"Inspire 2和精灵Phantom 4 Pro无人机。上周,大疆发布了新版Matrice无人机。上月,大疆还推出了全新"御"系列Mavic无人机。更恐怖的是,大疆新推出的所有无人机新产品基本上只是在与自己竞争。   目前市面上也有FreeFly、Ascending Technologies等公司开发的非常高端的无人机,它们的性能能够与大疆无人机一较高下,但是它们的售价超过1.5万美元,是大疆新款Matrice 600 Pro无人机售价的三倍。在1000美元至6000美元这个价格区间内,大疆有四款不同类型的无人机,最便宜的机型实际上也要好于其他公司的同等机型。   大疆现在能够把新功能从一个产品线扩大到其它产品线上,就像苹果的指纹传感器一开始用于手机,但现在也登陆到笔记本上一样。大疆先是把精灵无人机上的重要功能扩大到了Inspire无人机上,然后再延伸到Mavic产品线。   Phantom 4 Pro无人机   大疆现在尚未进入的一个领域就是低端市场,该公司尚未推出一款起售价低于999美元的无人机。不过,大疆如此快的新品发布节奏意味着旧款机型将会填补低价无人机这一缺口,就像苹果上一代iPhone一样。如果有人现在问我市面上最好的500美元无人机是哪款,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是精灵3。它已经上市一年半,但是性能比同等价位的任何其它无人机都要强大、可靠。   对手纷纷遇阻   与此同时,无人机市场的竞争实际上正在降低。硅谷创业公司3D Robotics曾经被寄予厚望,但是在其Solo无人机遭遇重大失败后,3D Robotics退出了消费级无人机市场。运动相机制造商GoPro似乎曾有希望改变无人机市场格局,但是由于其Karma无人机存在从空中坠落的风险,该公司被迫召回了所有无人机。之前被大肆宣传的Lily无人机到现在也没有上市。   中国昊翔是仅剩的大疆竞争对手之一,该公司获得了英特尔的支持,获得了英特尔的投资和技术。英特尔将无人机视为一个快速增长的市场,希望确保自家芯片能够在未来的机器人革命中占有一席之地。我很想看到昊翔成为无人机领域的Android,提供一些基本软件,甚至是制造商依赖的核心技术。但是目前,昊翔更像是Windows Phone,硬件可能会逐渐发展,但是无法在消费级市场获得太多份额。   当时与我交谈的风险投资人投资的是无人机软件领域,我并不认为他会为这一决定感到后悔,他所投资的公司做的很好。不过,他可能很后悔没有寻找更大机遇,投资一类越来越稀少的无人机创业公司,这种公司需要把硬件和软件无缝整合在一起,不仅可以吸引消费者,也能满足专业人士的需求。未来几年,这种公司会让竞争对手望尘莫及。(编译/箫雨)
 
原文地址:http://iphone.myzaker.com/l.php?l=582bd94f7f52e9f36e000318
来自ZAKER:http://www.myzaker.com

2016年11月15日星期二

TCL流媒體是如何在美國橫掃亞馬遜的?TCL 50-Inch 4K Roku TV Review:


TCL流媒體是如何在美國橫掃亞馬遜的?


鳳凰科技訊 北京時間11月15日消息,據外媒報導,對美國人來說,TCL並不是什麼知名品牌,這家中國電視製造商2013年才正式進軍北美市場。不過,雖然知名度不高,但TCL的電視卻一直穩坐亞馬遜暢銷排行榜,那些電視界熠熠發光的品牌如索尼、三星和松下都不是它的對手。
為了探尋TCL在北美火爆異常的原因,筆者專門採訪了TCL北美營銷副主席拉森,聽他講述TCL在亞馬遜的發跡史。
沒有包袱,輕裝前行
對TCL來說,在北美市場沒有任何存在感的品牌反而成了它們的財富,它們在營銷上可以輕裝上陣,找準用戶真正的痛點和癢點。
拉森表示,TCL專門對北美用戶的需求進行了詳細的市場調查,隨後它們找到其他品牌留下的空隙作為自己明確的市場定位:打造價格低廉的4K電視(4K分辨率對美國用戶吸引力十足)。該公司最暢銷的32英吋電視在美國僅售169美元(約合人民幣1150元),而搭載4K面板的55英吋電視則只賣500美元(約合人民幣3400元),這價格比競爭對手要低得多。
垂直整合
許多電視廠商的零部件來自多個供應商,在生產過程中必然會有中間人參與,因此成本很難降低。此外,這種方式還非常考驗品牌的實力,一旦掌控不好,很容易影響產品進度。
「TCL幾乎已經做到了完美的垂直整合,」拉森說道。「我們是世界排名前五的面板製造商,可以自行生產機箱,就連生產揚聲器的工廠都牢牢握在TCL手中。我們唯一需要向外界購買的只有處理器和內存。」
拉森表示,自有供應鏈讓TCL反應更快,成本也更低。其他廠商在完成設計之前還要等待供應商送來樣機,但TCL可以將提前量優勢維持在6個月左右。
專注亞馬遜
TCL能在北美獲得成功,也是因為選中了亞馬遜這個大市場。與其他品牌不同,它們進軍北美後並沒有將資金投入實體店和官方網店,而是專注於在亞馬遜上開疆拓土。
「為自己的官網導入足夠流量花費巨大,因此TCL直接將主要精力放在了亞馬遜上。」拉森說道。「如果你看過TCL在亞馬遜上的主頁,就會發現我們在推介產品上非常花心思,這為用戶留下了非常棒的印象,而這種氛圍在零售店內很難營造。」
為了讓更多用戶訪問TCL在亞馬遜的主頁,該公司推出了許多針對性的數字廣告,吸引那些愛好流媒體視頻並使用Roku流媒體服務的用戶。「我們的廣告主要進攻那些流媒體愛好者,」拉森說道。「也許他們對電視並無興趣,但卻對流媒體視頻情有獨鍾。」
整合Roku流媒體服務
整合Roku的流媒體服務也是TCL電視的殺手鐧之一。借助Roku在北美的影響力,TCL獲得了一定的知名度,同時對該服務的整合也省下了TCL開發自有流媒體服務的費用。
「對TCL這樣的初來乍到者來說,開發自己的流媒體應用簡直難於上青天,我們根本沒有精力去與數千家內容提供商談判。不過,Roku完美的幫我們解決了這一問題。」拉森說道。(編譯/呂佳輝)

2016年11月6日星期日

Ipad 不能充電+更新廣東話視頻


2016年10月29日星期六

my 中文TV box with apk (29th Oct 2016)

Still working well in my 中文TV box with apk

1. Letv-v3r23.apk
https://www.sendspace.com/file/6a0i5h

2. 电视家2.0(TV plus)
https://www.sendspace.com/file/evru5p

3.秀控視频
https://www.sendspace.com/file/y56yzi

4.hktvshows-v1.0.2
https://www.sendspace.com/file/snsaoc


5. Adblocker Browser-v1.1(best for JAV)
https://www.sendspace.com/file/vw2w65

6. Free Adblocker Browser-v40.0.3.9
https://www.sendspace.com/file/1bg1wj

7. 仁記網站
http://hychanhk.blogspot.co.uk/


8.樂視點播-com.letv.vod-4123-v4.1.23
https://www.sendspace.com/file/uhk4ij


9.樂視輪播
https://www.sendspace.com/file/5uvc3d



Kodi-v16.1  apk
https://www.sendspace.com/file/l32xbr
Kodi plugin
a) azdrama1.0.29
https://www.sendspace.com/file/mcdh9n
b) icdrama 1.2.4
https://www.sendspace.com/file/5aosbg
izdrama-program.addoninstaller-1.2.5.zip
https://www.sendspace.com/file/jsw3z5
c) Mrnetworktv-3.07
https://www.sendspace.com/file/6ykpns

2016年10月17日星期一

引領全國票房,香港電影詐屍了?

引領全國票房,香港電影詐屍了?

 2016-10-16 張碩文 

香港人曾國祥導演的《七月與安生》,在票房與口碑上均有不俗的表現。




香港人導演的《七月與安生》放在香港都市生活裡肯定不成立。但七月和安生的轉變,卻仿似在說香港電影和大陸的關係。


文/張碩文

曾有好長一段時間,內地社交平台流行過好一陣「xx已死」的標語體。搖滾已死,文學已死,古典已死,先鋒已死,新聞已死......

「香港電影」也被納入其中,「香港電影已死」和「香港流行歌曲已死」兩個著名的口號風行了許久。這種死訊查無對證,死沒死全憑嘴說。但這多少也是一種催眠,只要多幾個大V轉發說它死了,那它真的也就死了。

不過2015年結算時,內地票房前十名裡居然不少電影和香港脫不開關係,冠軍《捉妖記》雖然名頭不正,可去掉水分,票房依然可觀。2016年票房滑坡,華語電影票房三高也許就是春節期間的三部賀歲片了,其中無一不是由香港導演拍攝。《澳門風雲》《美人魚》《西遊記之三打白骨精》,哪怕其中有許多內地工作人員,故事的內核還是很港產。

那港產片到底死了沒?以前高呼「香港電影已死」的觀眾,現在恐怕要捂臉高呼「香港電影詐屍了」!


2016年初,周星馳導演下的合拍片《美人魚》拿下30億票房。

香港本地工業的頹勢

在香港地區上映的華語片,產量逐漸減少,這是不爭事實,幾年來維持40至60部以內的產量。相比之下,內地在2016年截至9月底已經有超過800部華語電影拿到了上映許可。特區政府統計處及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調查香港的票房狀況,曾經高峰時期,1992年港產片和聯合製作電影收穫12億4千萬票房,到了2015年,已經僅餘3億8千4百萬。無怪乎大家可以放聲大喊「港片已死」。

在九十年代中後期,香港的房地產愈加興盛。而娛樂方式越來越多樣化,戲院的利潤慢慢降低,地產商逐漸將電影院改為商住樓宇。根據香港特區政府立法會發佈的研究報告,電影院數量比1993年降低了60%,座位數也下降了70%。其次,無論本地還是海外市場,香港電影份額均大幅下降。2000年後,盜版逐漸猖獗,網絡觀看發達以及製作水準與好萊塢的差距,讓觀眾付費意欲降低。如今在香港,市民對買票觀看港產片持保守觀望態度,除非超大製作,大導演大明星加持。

時勢奇妙。2000年後內地樓市影市起飛,二三線城市飛快用地皮建戲院,造銀幕,開放港台電影人來內地合作。市場形成了,在四年前票房隨之騰飛。而如今樓市變數萬千,電影票房增長卻出現膠著了。這一幕簡直似曾相識。


1997年上映的《黑金》。1997年被視為香港電影的一個分水嶺。

香港電影人在內地水土不服

在香港電影人初初進入內地之時,風貌當然與現在不一樣。往往是香港採取主導,邀請內地影人加入,有時因為細節問題,將電影裁減為兩個版本,分別在內地和香港上映。

香港團隊主導創作,必須適應內地的諸多規條。比如不能有鬼,壞人最後必須伏法等等。靠類型片打出江湖的香港影人們一時顯然無法適應。內地的導演們當時也摸不到商業片的門路,當年的票房沒能大收,也是高不成低不就的掙扎。香港導演們試著扭扭捏捏地說故事,內地導演們開始歪歪斜斜地拍大片。觀眾的臉上只能寫著尷尬

2010年《人在囧途》儘管票房不高,但可視為一個標誌。香港導演葉偉民和監製文寯籌劃之下,拍了兩個內地人的春運回家故事。可算是香港創作班底順利打造內地題材的先例。當年水軍和軟文都不成氣候,宣發也還沒學會正邪各種招數,不到千萬的成本,最後收了4600萬票房,在當時成功以小搏大。這部電影堪稱示範,在製作上證明內地與香港聯合的可能。


《人在囧途》以內地導演主導,香港團隊退居幕後。「囧途」系列最終在2015年的《港囧》中,香港元素大放送。

見證了香港導演植根內地的各種事例,媒體圈首先開始出謀策劃。當時北方多家媒體開始引用接地氣一詞,明示在這些年來商業電影不景氣因為港台電影人沒有理解內地生活文化和模式。這一系列的報導和評論,是已死之後的又一波催眠。當時催生了數不盡的座談及講座,均著眼於接地氣這字眼。

香港導演們紛紛北上,在北京成立工作室,很多還買了住房。恨不得早晨用豆汁刷牙,晚餐用包子充飢。他們開始大量收看內地的電視節目,使用內地的社交網絡,一面接受內地資訊,另一面也希望大眾看到他們接地氣的努力和動作。與此同時,好萊塢電影除了偶爾引入幾個龍套配角,全然在拍脫離現實生活,尤其是中國市井生活的商業電影。觀眾們依然買帳。


劉德華2009年主演的大片《三國之見龍卸甲》,票房和口碑均不理想。

香港電影人引領全國票房

隨著《失戀三十三天》掀起內地主導項目的熱潮,《泰囧》推而廣之。2011年至2012年開始,票房何止飛躍,簡直爆炸。已死說在這個階段分貝尤其高,皆因明面上的港式題材的確不如中成本內地題材電影盈利空間大,僅有徐克和成龍幾乎還可以延續自己過去的電影路線。

可仔細梳理就發現,內地的商業電影參考了很多好萊塢和日本電影,可是笑料的節奏錯摸的設計還是跟許氏兄弟新藝城和周星馳的東西很像。動作片就更加依賴香港創作的投入。徐克《智取威虎山》的成功,讓投資方看到了成熟的香港導演駕馭故事的能力,新一代觀眾也驚異於傳統紅色題材植入類型電影之後,那種令人意想不到的觀影效果。


《智取威虎山》的市場表現相當搶眼。

2016年上映的好些電影也都反應了這一趨勢。《我的戰爭》《湄公河行動》都邀請香港類型片導演拍攝,這些主旋律電影有了商業包裝之後,賣相大為改變。而陳可辛王家衛這些導演,已經開始深入挖掘內地題材文藝片的可能性。《親愛的》和《七月與安生》叫好叫座,標誌著陳可辛已摸清了如今內地觀眾的口味。雖然今年大家都在唱衰票房,可是《寒戰2》《使徒行者》也仍然收入超過6億,有所交代。

內地的電影市場尚未規範,商業電影仍然不成熟。假如還在把特技使用當成是電影進步的話,這標準顯然落後了。經過網絡的普及,大家對資訊的吸收太迅速了可是電影的文本創作卻總是讓人失望。票房泡沫的逐漸破滅,一方面和宏觀因素脫不開關係,另一方面,何嘗不是因為觀眾實在看膩了不著邊際的商業電影呢?


電影《親愛的》的叫好叫座,標誌著香港電影人在內地找到了方向,並且引領中國商業片。

近三年來,好萊塢電影票房威脅逐漸減少中國市井題材電影也光環減退,反倒真是港台電影人摸清了商業規則,開始引領票房。但香港電影未必是靠內地國語片借殼重生因為其中的人物關係世界觀都沒有那麼香港,至少不是八九十年代的製作模式。按照以前的模式推出的作品不是沒有,大多下場慘淡,比如前幾年大製作古裝武俠大片,幾乎很難有一呼百應的廣泛效應。

《七月與安生》兩個女性之間的關係,放在香港都市生活裡肯定不成立。但她們之間的轉變,卻仿似在說香港電影和大陸的關係。說誰死了,可能誰也沒有死。只是大家變了。


電影《七月與安生》。